2013年03月23日

小说连载:浮

添加时间:

西华大学 粟粟

 

一、争吵

   记忆深处,父亲是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名词,刚和母亲争吵过的冉路儿脸上还挂着些许泪痕,手中攒着的照片,已经被岁月无情的冲刷得失去了本应该有的明亮颜色,泛着皱褶的照片上,那个应该是冉路儿父亲的男人温暖的笑着,年轻的脸上没有一点沧桑。

    冉路儿看着父亲陌生的脸,脑海中突然浮现母亲的脸,从记事开始,冉路儿眼中的母亲总是带着淡淡的忧伤。

另一间房间,坐在床边的母亲,悄然叹息,随着女儿的一天天长大,自己在女儿的眼中越来越渺小,她有些悲伤的垂下头,开完家长会回家,她才说了没几句话,女儿就已经不耐烦的和自己顶嘴,怒气冲昏了头脑,自己的巴掌重重的甩到女儿白皙的脸上留下红红的指印。

“要是我爸还在,他绝对不会像你这么心狠!”女儿说完这句话就匆匆跑回房间,脸庞上挂着的泪水让母亲有些不知所措,在母亲眼中冉路儿已经从一个乖巧可爱的小女孩,成长成为一个个性恶劣的高中生。

母亲的脑中依然回荡着班主任的话:“呈女士,你可得好好管管你家冉路儿,虽然说早恋这件事儿在学校也不算是稀奇事儿,但是毕竟现在他们还小,这种事儿对于学习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儿,放任不管肯定会出事儿的。”班主任说的很委婉,但是母亲的心中突然不安起来,这不安中夹杂着的怒火差点让自己失控。

“路儿,妈妈有事儿问你。”母亲回家对着正在沙发窝着看电视的女儿说道。

“什么事儿,快点说,我忙着呢。”冉路儿双眼盯着电视屏幕,没精打采的回答。

“今天的家长会……”母亲换完鞋走到沙发旁边坐着。

“是不是班主任又给你洗脑了?哼。”冉路儿鼻腔里面的不屑变成字眼飞入母亲耳中。

“路儿,你现在还小,对感情还不能明辨是非,我……”母亲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冉路儿急冲冲的打断。

“她就跟你说了这个?闲着无聊找事儿啊!”冉路儿突然有些窝火。

“妈妈跟你说,你现在还小,不要荒废了自己啊,高中的小男生根本不懂得什么事儿,你现在是一个大女孩了,不要被欺骗——”母亲的话再一次被打断,取而代之的是冉路儿烦躁的质问。

“欺骗?你怎么知道我被骗?你又不是我,你管我,要你管!”

“路儿……”母亲还想说些什么。

“够了,你们这群大人,成天就知道自说自话,口口声声说着自己的子女长大了,说什么该自己决定了,我看就是屁话,自以为是的人。”冉路儿生气的把遥控器摔在茶几上,直勾勾地盯着母亲的眼睛。

“路儿,你给我好好听着,给我和那个男生断绝关系,否则……”母亲努力的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怒火。

“否则怎样啊!你要怎样啊!你打我啊?你敢。”冉路儿轻蔑的撇撇嘴。

“冉路儿!我是你妈妈,你必须听我的话!我让你分你就分!,别以为我不敢打你!”母亲胸口开始隐隐约约的疼痛,怒火中烧。

“我不分,凭什么我要分,我乐意跟他在一起,你打我啊,有本事你打啊,你打我试试啊!”冉路儿朝着自己的母亲吼起来。

“冉路儿你不要太过分了!”母亲的双肩开始颤抖,她紧紧的捏着拳头。

“哼!别以为我会害怕你的大人架子,屁。”冉路儿更加的不屑自己的母亲。

“啪!”清脆而响亮,谁的心脏突然崩塌,碎了一地。

“要是我爸还在,他绝对不会像你这么心狠!”冉路儿捂着脸从沙发上跳起来冲进自己的房间。

冉路儿将父亲的照片放进抽屉,抹了抹脸,因为一场严重的车祸,父亲在自己三岁时永远的离开了这个喧哗得让自己感到极度不安的世界,某些时候冉路儿甚至想着自己也随着父亲而去,但是,她有和母亲对着干的勇气,却没有追随父亲的勇气,在追寻父亲的路上她只是一个胆小鬼。

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两个人何时变得如此疏远,没有人清楚,女儿如此叛逆,身怀歉意的母亲越发的无奈,难道女儿长大了,就真的要远离了么?母亲悲伤的想着,默默的收起丈夫的照片。

二、冯止云

某一个温暖午后,冉路儿和一帮女生嬉笑着走过十字路口,远远的她便看到公路对面的横杆上坐着一个男生,他低着头玩儿着手机,阳光从天空泄下来将他的身影勾勒在灰色的地面上,男生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烁着晶亮亮的光芒,有些许刺眼。

“喂,看,冯止云……”女生中有人窃窃私语着。

“就是这个人啊!看起来不像混混啊。”

“嘘……小声点。”

冉路儿再一次看向男生的方向,不经意的,男生突然抬起头朝着街对面望过来,目光撞在一起,冉路儿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他也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冉路儿撇撇嘴,转过头离开了。

横杆上的男生接了一个电话,然后跳下来,吹着口哨沿着街边一路踩着方格子消失在一片冰凉的阴影中。

坐在篮球场看台第一排的男生嘴角留着明显的淤青,额头上贴着邦迪,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受伤对他来说早就是家常便饭了,手机叮铃铃的响起,他懒懒散散的摁下接听。“止云,你在哪儿?毛子被打了!”

“谁打的?”冯止云面无表情的盯着空荡荡的球场。“十三班的,你快来!”

“哪里?”“新月。”

新月网吧附近的群架事件没多久就传的沸沸扬扬,学校的老师们的到来阻止了事态的进一步加重,呆在办公室的一群男生带着伤口,却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只有冯止云,依然面无表情,偶尔皱皱眉头,老师们来抓人的时候,他只是蹲在墙边上捂着袖子默默的看着。学校的处分下来时,冯止云破天荒的一直没有旷过课。

群架前的某一天,冯止云在便利店买酒,遇到了冉路儿,冉路儿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甚至看都没有看过他,冯止云却记住了她,他其实早就知道冉路儿了——十三班最强势的女生。

“喂,我们打个赌啊?”呈安戏谑的说着。“怎么赌?”冯止云埋着头打瞌睡。

“知道十三班的那个女生么?冉路儿,去跟她表白,她答应谁了,谁就赢,输的人任意差遣。怎么样?”“你觉得有意思吗?”

“你不敢?天不怕地不怕的冯止云竟然害怕了?”“没意思。不想挨打就快点滚开。”

“你就是在害怕,你打架的时候怎么没有害怕啊?哈哈哈!”“那就赌呗,免得被你们这些烂渣说的心烦。”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冉路儿甩了呈安一个重重的耳光,却答应了冯止云,后来的几天里,呈安带着左脸的乌青晃荡在街边的时候,冯止云和冉路儿莫名其妙的手牵着手也在街边晃荡。

“我本来不喜欢你。”

“我本来也不喜欢你,但是我想知道两个人在一起是什么感觉,所以我就答应你了。”

    冯止云沉默的时候,冉路儿突然说:“其实我们说的都是本来……”     (未完待续)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