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4月20日

任繁华匆匆流逝

添加时间:

高二9 贺晓琴   指导/点评 喻霞

 

 

任庭前花开花落花流水,看天外云卷云舒云消散。

——题记

岁月无情,总是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我潜心修炼,意欲飞升为仙。佛却说我尘心未断,着我去往人间,三世为官,看那尘世变换。

那一世,我宦海沉浮,如花美眷来来去去,却徒留我在黄州、儋州留下愈发苍老的背影。人说我享受着“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惬意,拥有着“也无风雨也无晴”的释然。可谁知当年弗儿仍红袖添香时我的意气风发,豪情万丈,渴望谈笑间让樯橹灰飞烟灭。可惜流年,风雨变幻莫测,润之去了,朝云没了,怎奈华发早生。一个又一个的十年生死两茫茫,只与离人照断肠。乌台诗案、黄州贬谪,尘世的繁华离我越来越远。我问佛祖:我的人生还有何色彩?佛曰:看开看开。

又一世,我真的看开,八十三天的县令被我甩手走远。人说我品味着“采菊东篱下”的悠然,怀抱着“但使愿无违”的快意。我说我不为五斗米折腰,只喜令人唇齿生香的千古绝唱。这次是真的这样。只因对旧林故渊的深深眷念,只因对夹岸桃花的沉沉向往,我于喧闹的人境中结庐,不闻车水马龙之嘈杂,在魏晋风流的空气里种菊话桑麻。尘世的繁华,于我再无牵挂。佛祖问我:可还想在人世消磨?我说:我已成佛。

但我的第三世却仍在人间蹉跎,佛说我还没有跳脱。不懂,于是轻舟,在万重山间飞翔,月夜,在我心中长出翅膀。且饮一杯清酒,放白鹿于青崖间,弄花香满衣,于月下仗剑乱舞。我仰天大笑,贵妃捧砚又有何难,天子呼我照样不登船,去他的仕途青天,我已羽化为仙,待我水中捞月给你看。人说盛唐的繁华若没有了我的诗篇将逊色一半,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万般繁华如浮云,怎能为此鞠躬车马前?无谓繁华,留一片淡泊与旷达,快意于山水江湖,岂不痛哉?佛曰:终究云开。我说:其实是消散。

佛曰:生生世世,如梦散场,又何必与几段繁华苦苦纠缠。我说:是是,岁岁年年,又有谁堪记载?佛曰:柳永放手繁华,留下千古名篇;庄子放手繁华,享尽山水之巅;昭君放手繁华,赢得国泰民安……我打断:且任风吹雨打,我辈心中淡然;且任苦难荣辱,我辈心中明然。

就任庭前花开花落,任天外云儿消散。人生难免起起伏伏,就让那留不住的时光带去过眼云烟的繁华。

   教师点评:本文行云流水,语言风格自成一流。材料内容丰富,过渡自然。随着“我”的蜕变,文章脉络清晰,主题明确。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